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哦——今晚做到让你哭着说不要

未知 0 条评论 2022-08-29

“这么惊讶做什么?要是连陪酒都不会,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再说了勾引男人这种事对你来说,不是驾轻就熟?”

萧擎寒轻飘飘的语气,却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施念震惊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他竟然让自己去陪别的男人喝酒,果然萧擎寒跟传闻中一样变态无情,她总算知道他前三任妻子为什么是那样的下场了。

是个人都会被逼疯的吧,那她又该怎么办?

这场婚姻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妻子?你一个别人睡过的二手货,你觉得你配吗?”

施念脸色苍白得几乎站不稳。

“不要以为你在记者面前说过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我就会感动。在大家眼里你不过就是个玩意儿,都在赌你能在我身边熬多久,你还真把自己当萧三太太了?”

施念被羞辱得退溃不成军,紧咬着的唇瓣瞬间失去血色。

是啊,他说的没错——她什么都不是。

萧擎寒看到她逆来顺受的模样就烦,像个木头一样无趣。

“既然三少这么讨厌我,不如我们的婚姻作废吧。”

被当做木头人的施念忽然反抗,萧擎寒挑眉看过来:“你可以走,不过你弟弟马上就会坐牢,真以为送个女人过来睡几次,就能一笔勾销?你母亲生的孩子也太廉价了。”

“你住口!”

萧擎寒神色变冷:“你说什么?”

“我让你闭嘴!他不是我弟弟!我母亲只有我一个孩子,那是小三的儿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萧三少想让他坐牢就坐牢,最好是一辈子都出不来的那种。”

施念豁出去了,羞辱她可以,但是不能污蔑她母亲。

不过她刚说完转身就逃跑了,其实她还是很害怕。

此刻她就像一只急了眼小兽,用稚嫩的爪子朝他示威,打不过就逃走。

萧擎寒怔愣看着她离开,怒极反笑:“胆子还不小。”

刚才这么嚣张,怎么骂了人就跑?

助理擦了擦汗:“要不要把人抓回来?”

萧擎寒神色冷淡:“不用,去查一下施家,我要那个女人全部的资料。”

——

施念一口气跑出了公司。

即便她站在太阳下,浑身依旧发凉,她捂住自己的脸:刚才她究竟胡说了些什么啊?

施念啊,施念这些你该怎么办?

她浑身难受,恶心的感觉又来了,怀疑身体出现问题,施念直接去了医院。

医生看了她一眼:“你没有感冒。”

“可我一直觉得头晕难受,早上起来还会恶心干呕,是不是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

“你大姨妈上个月什么时候来的?”

施念迟疑了一下,好像上个月就没来过大姨妈。

“最近有没有跟人发生过性关系?”

施念的脸色骤变。

医生叹了口气说:“去妇产科挂个号吧,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流产对身体损伤很大。”

施念面红耳赤的离开,匆忙去妇产科挂号检查。

当她看到诊断结果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医生见怪不怪:“孩子要吗?”

施念拿着单子落荒而逃,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

一个多月前,在酒吧她被混蛋男人用强,后来被关在地下室,她忘了事后药这回事。

结果一次中了?

施念思前想后给酒吧经理打了一个电话:“是我施念,我想问一下上个月停电那天,好像看到什么人被追杀,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施小姐您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那天店里有个少爷不懂事被客人投诉后,弄坏了电闸想逃走,当时发生了一点小冲突,并不是什么大事。”

施念目瞪口呆,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少爷?

也就是接客的鸭子!我的天!

施念顿时杀了那个男人的心都有了,当时她还帮他打掩护,结果他竟然将她吃干抹净,还不做措施!

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怪不得被客人投诉!

“施小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咳咳,那个少爷还在酒吧么?”

经理顿了顿:“他赔了钱就被赶走了,您找他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么嚣张的少爷挺少见,想要认识一下,既然他走了,那就算了吧。”

施念打着哈哈糊弄过去,然后挂了电话。

酒吧经理松了口气,还以为当时施念看到了什么,幸好只是听到了声音。

另外一边,施念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发呆。

现在竟然联系不上那个混蛋了。

她现在才想起来,当初从他脖子上拽下来的玉佩好像也不见了,应该掉在施家了吧。

算了,反正这个孩子也不能留。

要是让萧家的人知道她怀孕,又不是萧擎寒的孩子,会有什么后果她想不敢想。

到时候继弟会继续坐牢,施庭山不会放过她跟母亲的。

这更加坚定了她要离开的决心。

施念直接去了山上的疗养院,找到负责人:“我想给我妈妈办理出院手续。”

她要逃走,必须带上妈妈。

“你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是她女儿,上次我来看过她。”

负责人想了想说:“办理手续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不能今天办理完吗?”

“医生得把你母亲的情况整理好,你带她转院以后,下个医生也能更快了解她的病情。”

这句话堵住了施念,她只能同意:“那好,我明天来接她。”

施念一个人去看望母亲,发现母亲依旧不认识她。

院子里还有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不过手脚脏兮兮对着人傻笑。

施念正好给母亲擦脸,顺带也帮那个女人把手洗干净,对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傻笑着。

很快有护工找过来,那个女人害怕的躲在施念身后。

她看了一眼护工,对方表情不怎么好看:“小姐,你该回去吃药睡觉了。”

护工直接上前将漂亮女人拉过来,施念想拦,不过护工的力气很大。

对方高傲的看着她:“不要多管闲事。”

施念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漂亮女人被带走,心底叹了口气,也更加坚信要带母亲离开这个地方。

“妈,您放心,很快我就来接你离开。”

她陪着母亲说了一会儿话,看到时间不够了,这才站起来离开。

——

施念回到萧家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

不过她在外面吃了晚餐,所以不在乎。

她走进卧室的时候,看到萧擎寒在里面,顿时脚步好像被什么钉住了一样。

“我要洗澡。”

施念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要洗澡跟她说做什么?

萧擎寒有些不耐烦:“他们没教你贴身助理应该做什么吗?还是说伺候我这个残废洗澡,觉得恶心对吧?”

“我没有。”

施念将毛毯放在一边,推着萧擎寒进了浴室,灯光很亮,她甚至不敢看他一眼,乖乖将需要换洗的衣服准备好,还把毛巾放在了浴缸旁边。

男人的视线明晃晃落在她身上:“脱衣服。”

施念顿时浑身如坠冰窖。施念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我、我不想洗澡。”

她也没有跟别人洗鸳鸯浴的习惯。

“呲,女人你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不干净的画面,我让你给我脱衣服,没让你脱。即便是你脱完了,我一个残废能对你做什么?”

一口一个残废,似乎带着某种自暴自弃。

施念松口气,上前帮他脱掉外套,颤抖着小手解开衬衣扣子,露出了他宽阔的胸膛。

她好奇的看了一眼,发现他身材其实挺不错的,还有腹肌、人鱼线。

“看够了没有?”

萧擎寒的声音传来,施念立马收回视线,认真做事再也不乱看。

浴室的气氛逐渐变得很奇怪。

施念的呼吸有些不畅,快速把衬衣放在一边:“我在外面等你——啊!”

手腕被人拉住,跌进了他的怀里。

施念伸手想推开,却摸到他胸膛的线条,感受到强健有力的心跳声,扰乱了她的心神。

萧擎寒闷哼一声,扣着她的手腕:“摸够了?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睡你,别做梦了。我再不济也不会碰一个二手货女人。”

“那你先放开我!”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只有我不想碰你,没有你拒绝我的份儿。装得倒像贞洁烈女,想替谁守着身子呢?你前男友,还是萧远?”

萧擎寒看到她身上的职业套裙就来气,果断撕碎她腿上的袜子:“萧远让你穿成这样,裙子这么短,不就是为了勾引我的时候做事儿方便?”

施念害怕极了,歪过头就想咬他,不过失败了。

萧擎寒擒着她的小下巴,目光幽幽:“想咬我?”

施念没出息的缩了缩脖子。

萧擎寒的手探入短裙,她身体控制不住抖了一下,男人笑出声:“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挺诚实的。”

“你混蛋!”

萧擎寒神色不悦,低头封住她的唇,十分激烈的掠夺她的一切。

施念根本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在他怀里软成了一团棉花,任由男人摆弄控制。

一切朝着失控的边缘发展。

不过施念却忽然被他扔在了地上,她脸蛋红通通的一片,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女人,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睡你?别做梦了,我刚才只是示范给你看,还有更混蛋的,比如说我那一屋子的工具,还等你使用呢。”

施念浑身瞬间被凉透了一般。

“滚出去。”

萧擎寒下了逐客令,她连滚带爬的离开浴室,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

浴室内,萧擎寒冷着一张脸,垂眸扫了一眼某个嚣张的地方。

这次他几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的身体好像真的恢复了。

他对着那个虚伪的女人都有反应,足够说明一切。

良久后,萧擎寒才从浴室出来,看到蜷缩在床上的女人。

他一把将人拉下来:“我不喜欢别人跟我一起睡,我嫌脏!”

施念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下意识摸了摸小腹:孩子应该没事吧?

萧擎寒看了她一眼:“你没有睡衣吗?怎么还穿着这身衣服。”

“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施念有些窘迫,她被强迫送过来,除了身上穿着的婚纱之外,什么都没有。

男人一脸嫌弃扔给她一张卡:“拿去买,不要穿得太寒酸丢我的脸。”

施念犹豫了一下,可萧擎寒一副敢拒绝就弄死你的表情,她只好硬着头皮将黑卡接了过来。

“还有不准跟别的男人靠得太近,要是让我知道你给我戴绿帽子的话,我就打断你的腿做标本,让你下半生也跟我一样当残废。”

施念站在原地,吓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萧擎寒睡下以后,房间陷入黑暗当中。

施念记得旁边有单人沙发,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睡在了沙发上面。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要是让萧擎寒知道她怀孕了的话,她可不想真的当残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下一篇
客厅乱H伦女小芳 狂C亲女的文H 宝贝乖女小芳H
上一篇
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湿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