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知理想是绝对的,现实是相对的

未知 0 条评论 2022-08-16

眼看夏天就要结束了,这支闲笔也撑不了几天了。 9月1日,暂定《秋日私语》开播。让魏昱呆一会儿吧
我深知理想是绝对的,现实是相对的
最近,着实管了不少“闲事儿”。确切地说,还真算不上八杆子打不到、不该管却多管的那类,都是躲避不及,都是情有可原。说白了,不就是亲朋好友孩子上大学,在新生入学报到时需要对接校方寻求关照这点事儿嘛。首先,我不认为在这件事上托人打招呼显失公平,家长们皆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更是求仁得仁,施恩福报。其次,请托关系希望对在外求学的孩子给予适度关心,此乃人之常情,到什么时候、怎么说都不为过。再次,如今的大学制度规范,纪律严明,管理人员大多具备优良的职业操守,只会锦上添花,从不暗箱操作。最后,随着社会公众监督和学生维权意识的逐年强化,象牙塔虽谈不上纯粹的净土,但也绝不是腐弊的温床。

其实,我近来穿针引线、开路搭桥的这些举动,无非是给通过亲友找到我的学生家长们一种内在的心理安慰和精神保障。至于对孩子在上学后的成长和发展上能起多大作用,还是那句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历年以来,总会有个别入学时热切关爱的孩子,由于在校期间表现不佳、不争气甚至颓废堕落,结局十分地遗憾和打脸。现在想来还激起懊恼,就不一一列举了。

往佛系点儿说,于合规在理讲情的范围内,力所能及地扶上马送一程,既不出大格儿,又不违伦常,权当是发乎良善、积乎功德了。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仍信奉公平正义,祈愿天道酬勤。可是,作为拥有二十余年高校“社会阅历”的资深学管干部,我深知理想是绝对的,现实是相对的。既然规则的破坏不由我始,秩序的践踏也就不归我止。这话听起来有些混不吝,却也是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教训。再者说,你保持遗世而独立的那份清高,本可借助你资源的那些亲友,也就失去了一种所谓的机缘。结果怎么样,人家或是另辟蹊径,或是望洋兴叹。你呢,难免心存愧疚,甚至与世俗渐行渐远。“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前有悖论在此,我岂敢袖手旁观啊!

从人生哲学和社会心理学上讲,被需要、被认可、被感激直至被吹捧、被膜拜,更是完全超越物质世界的感情慰藉和精神满足。诚然,站在道德高地上,这个观点纯属变态和伪命题。可是,当下主流的价值观就是如此扭曲,这胳膊还真拗不过大腿。没办法,我也只能小小地随波逐流,自认为尚够不得造孽和作恶。

社交乃立足之基,助人乃快乐之本。尽管,听上去并不那么光彩;尽管,做起来并不那么坦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下一篇
又黄又肉麻又刺激的小说,我的变态室友(H)
上一篇
一步一个脚印,书写自己人生的答卷!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